http://5ijjh.cn/template/company/demx107

宋佳解放天性做自己

曲目:宋佳解放天性做自己
NJ:
时间:2022-09-25 05:04:59
发行:



通过《悬崖》、宋佳《萧红》、解放己《四十九日·祭》三部作品,天性宋佳似乎将高冷范儿变成了自己的做自标签,不仅观众这么认为,宋佳就连宋佳自己都一度自我定位发生过偏差。解放己借着这次接受采访的天性机会,她向记者坦白:“我以前可严肃了,做自觉得自己是宋佳个特深沉的女演员,但其实一直在压抑自己的解放己天性。我现在觉得不能这样,天性得轻松点儿,做自得解放天性。宋佳”而在北京卫视热播剧《嘿,解放己老头!天性》中,她饰演的易爽就是一场“解放天性”的表演,“轻松”成了她对这个角色最常用的注解。电视剧《嘿,老头!》将视角对准当代家庭,反映了空巢老人、阿尔兹海默症等诸多现实问题,谈及自己对于父母的情感,宋佳一改女汉子本色,坦言自己其实特别怕聊家人、聊父母,因为自己平时太忙,对他们总是有一些愧疚。“家人永远是我心里最柔软的部分。其实中国人是特别讲人情味的,就像我们这部戏,也充满了人情味。比如前几天晚上和朋友吃饭,我爸说要来接我,以前我就会说不用了,那天我突然觉得就让他接我一下怎么了?我就让他来了,结果我爸特别高兴,我觉得那种感觉特别好。”作为独生子女,宋佳觉得这些年自己越来越依赖父母了,就算陪他们一起吃饭,都会觉得是件幸福的事儿。“与其说他们需要我,不如说是我需要他们,亲人之间这种彼此需要的感觉特别棒。”而作为一位“单身大龄女青年”,在节目上经常被黄磊调侃借机打征婚广告的“剩女”,对待感情的态度则随性很多。“我觉得爱情要是来了,就勇敢地、好好地、不顾一切地拥抱它,但要是没来的时候,就把自己弄好一点。”而被问及自己的幸福何时能来敲门,宋佳表示自己不着急,“都会好的,别急。先好好过好自己的,这个比什么都重要,对爱情这些东西别有太多期待和依赖,我相信该来的总会来。”出道至今,宋佳一直是诸多中年男观众和大部分女观众的心头好,“漂亮、有演技”是大家对她的一致评价。宋佳曾说自己最有活力的地方是在片场,一到了那儿浑身都是劲儿。作为国内年轻女演员中少有的演技派,她对自己的表演充满自信,甚至直言:“有人质疑我的演技?只有人质疑我怎么这么低调!还能拿这么多奖!”的确,在演戏之外作为“明星”的日常活动,早年间的她鲜有参与,直到去年,宋佳出乎意料地参与了大热综艺节目《一年级》的录制,“小花老师”这一称号也终于代替了“小宋佳”,成为大众给她的新头衔。随后,她又参与了《跑男》录制,出席各大时装周,开启了一段时尚之旅。“我原来觉得时尚界可肤浅了,就是吃喝玩乐、衣服啊、包啊、臭美啊……但其实我本来就特别爱臭美、爱得瑟、爱自由,我现在才开始学会做回自己。” 谈新作 有意义打动我北京晨报:你此前演《悬崖》、《四十九日·祭》那种历史感十分厚重的戏,这下猛然跳到比较青春的都市时尚轻喜剧,是怎么考虑的?宋佳:当然了,题材就不一样。我骨子里喜欢的作品都是那种比较有意义的,可能我不觉得我的戏是只负责提供娱乐。现在这个时代,太多作品你看到的只有娱乐,实则我觉得这个戏的一部分有娱乐功能之外,它会给你留下很多东西,关于老年人、亲情、家庭,我觉得它是一部有意义的作品,所以这也是这部戏打动我的地方。北京晨报:你觉得易爽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宋佳:应该是个心直口快的姑娘,心比天高,但又挺宿命的角色。她是一个从胡同里走出来的姑娘,却有些瞧不起胡同,觉得自己不应该在胡同里,但是,她的亲人和朋友,她所有的一切都在胡同里,心甘情愿地等着她,所以她注定是要回胡同去的。这是我对宿命的理解。北京晨报:之前你在《悬崖》、《萧红》、《四十九日·祭》等作品中,塑造的大多是高冷范儿,但易爽这个人物似乎更贴近你本身的性格?宋佳:现在对演员要求的状态其实挺需要尽可能生活化的,它跟《悬崖》、《萧红》那种戏的气质不一样,包括《四十九日·祭》,它对演员表演形态的要求不一样。现代戏就是我们身边的人,而且是当下的,大家尽可能寻求一种生活化表演。我特别喜欢易爽这个角色,她身上有那种特别不靠谱、特二,但你也看到有那种特别可爱、特傻的感觉,这是一个挺丰富的角色吧。”谈黄磊 他是儿时偶像北京晨报:剧中,有一段你求黄磊假扮你男友的戏,你低头抵着黄磊转了一圈拼命撒娇耍赖,生活中的你也是爱撒娇的类型吗?宋佳:我在生活中不特别爱撒娇,我都跟一个男的似的。但是我觉得撒娇这事得分跟谁,就是说,哪个女的都有撒娇的一面、小女人的一面,这样挺好的,所以说遇到一个能让你撒娇的人,也挺好的。北京晨报:期待这次和你儿时的偶像黄磊的合作吗?据说一起拍戏后大大削弱了你的崇拜感?宋佳:非常期待这次合作,听到和我演对手戏的是黄磊时就毫不犹豫接受了。小时候就是黄磊的歌迷,当时看他《边走边唱》的专辑,长发飘飘的他算是个非常文艺的少年,却丧着脸。我特别喜欢他,他特别符合我少年时期对于男性外表的要求。小时候没想过自己能当演员,所以我觉得挺奇妙的。突然有一天自己要和黄磊一起拍戏了,我就想我回家得把那些珍藏多年的黄磊早期作品的卡带找出来。但是后来真正接触黄磊后,对他的喜欢就变了一个层次。小时候喜欢他完全是因为“外貌协会”的原因(翩翩少年,用外貌欺骗小姑娘),跟他合作以后,发现他是一个特别踏实、活得很自我的一个男人。北京晨报:如果能穿越回自己还是黄磊粉的时候,会对自己说一句什么话?宋佳:他做饭可好吃啦。谈家人 思考相处方式北京晨报: 演这部剧时有没有让你想起和自己父母相处的事情?平时在生活中你有时间和他们经常在一起吗?宋佳:我拍完《嘿,老头!》这个戏,真是会让我去思考和家人的相处方式,或者说会想到我自己的父母。前两天在北京发布会的时候,在台上看那个关于父子的短片,我都会觉得特别感动。我觉得这个戏挺有意义的,能够让好多年轻观众看完之后去想一想自己的父母,或者说多一点时间陪伴他们的家人。刚才我刷微博,网友和影迷跟我讲,看完这个戏之后对有些台词特别有感触,比如老头的一些台词,说年轻人是不想回家,老人是经常忘了找不着家,他觉得特别感动,所以我觉得挺好。

点击查看原文:宋佳解放天性做自己


sitemap